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許三觀賣血記》中的人物塑造和敘事手法

      《許三觀賣血記》中的人物塑造和敘事手法

      時間:2020-11-21作者:初春雨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許三觀賣血記》中的人物塑造和敘事手法的文章,《許三觀賣血記》里面的時代背景離今天也不十分遙遠,故事大致發生在從新中國成立到文化大革命之后的這段歷史時期,這個時間段內包含太多不理性的時期,書中所有的悲劇人物的出場和命運走向也都深受這些不理性的因素

        摘    要: 余華是一位極富社會責任感和社會同情心的當代作家,其筆下的作品大多都是細膩地描繪了人類的生存苦痛和人間悲苦,表達了作者對底層人民生活的細膩感受和內心對中國底層社會改變的渴望。余華的《許三觀賣血記》就是其眾多優秀長篇小說中的一代表作,這本書雖然創作于上世紀九十年代,但是其中的悲劇特征和包含的現實意義仍廣受關注,對當代文學和社會發展產生獨一無二的影響,深深激蕩著讀者的心靈。

        關鍵詞: 《許三觀賣血記》; 生存苦難; 悲劇特征;

        《許三觀賣血記》是余華于1995年創作的長篇小說,作者以溫情細膩的筆觸講述了一位平凡家庭經歷的種種人生磨難。小說主線是許三觀的賣血經歷,他靠著賣血換來的錢一次次度過人生難關,但是他也沒有在生活的重壓下跌倒不起,他最終學會用愛來化解心中的憤恨不平之感,用人間的溫情,家庭的溫暖來保護那脆弱卻珍貴的人性美。這部小說由點到面,生動地展現了底層民眾的生活境況,許三觀的人生也從開始的自愿賣血,一步步走向被家庭和生存所迫的沒落深淵。

        一.人生的悲劇意味

        我們每個人生活在這個時代里,都扮演著多重角色,被社會發展的多重因素所影響,許三觀作為一位社會底層人民也是如此。他一生悲苦,因為他的家庭頂梁柱的身份,因為他所處的時代,因為他的生活環境,這些因素在一點點榨干他的血液,他的一生注定要用命去供養才能維持這個完整的家。

        1. 性別施壓。

        許三觀生活的時代和環境決定了他會為了自己“男人”的稱呼而做一些事情,無論這些事是不是在他的能力范圍內。從小生活在農村的他,被村子里男人都去賣血的觀念影響著,這種可笑的不成文規定竟然還是一個村子檢驗男人是否身體強壯健康的標準,甚至不賣血的人將很難娶到親。愚昧的觀念潛移默化的影響著許三觀對賣血的看法,由此他邁出了賣血的第一步,雖然那個時候的許三觀并不會因為錢而走投無路,但是賣血可以證明他非常強壯,捍衛他在那個小村莊里身為男人的榮譽和尊嚴,他很珍視也很自豪自己去勇敢的賣血,顯示了許三觀想證明自己是真正的男人的決心,但是這同時也是綁架他一生的“吸血鬼”,他也不知道如何樹立對“男人”這個性別的條框的看法,逐漸因為這個名詞而損耗自己的氣血。

        2.“父愛”的壓力。

        在許三觀的賣血經歷中,大多數也是最讓人心疼的部分,就是為了兒子做出犧牲,他一生中絕大多數的賣血經歷,都與自己的兒子有關,也就像很多讀者說的那樣,許三觀的兒子就是活生生的吸血蟲,趴在父母的背上,會榨干他們的最后一滴血。
       

      《許三觀賣血記》中的人物塑造和敘事手法
       

        大兒子大家闖禍,把對方腦袋打到重傷,許三觀不得不賣血去償還醫療費。后來二兒子被分派到鄉下,他為了不讓兒子受苦,賣血補貼兒子的生活費。在后來二兒子的回城工作調動又讓老兩口犯了難,許三觀這次為了給兒子拿出請領導吃飯的錢,破例連續賣血。最后,大兒子生了重病,需要醫療費,許三觀為了給兒子治病,又一次去連續賣血還錢,有以命換命的悲苦在里面。這些都是許三觀身為一個父親所做出的努力和犧牲,他為人父的心情在余華的筆下展現得及其生動,世間所有的父母愛子女的心情都是一樣的,但是許三觀的力不從心的賣血還錢,也側面加深了小人物生活的悲劇色彩。

        3. 時代的重壓。

        一個和平昌盛的時代是每個平凡的人生活幸福的基本前提,但不幸的是許三觀并沒有能生活在一個國泰民安的時代。許三觀的一次賣血發生在我國“大躍進”時期,在人民公社運動的發展呼聲下,許三觀家里的所有財產、糧食等基本上都遭到沒收,但是實際上集體生活帶來的待遇卻沒有許諾和期待的那樣令人滿意,一家人的生活還不如從前,僅僅一年的集體生活就讓“大鍋飯”夢的破碎,一家人的生活又回到一無所有的時候。許三觀在面對家中沒有一粒米,而外面的糧食價格飛漲的窘況之時,再一次被迫賣血,他不愿意再看到一家人只用玉米糊糊充饑,在那個吸血的時代,賣血卻成為許三觀求生存的唯一退路。

        許三觀生活的另一個對人民重壓的年代就是文革時期,在那個艱難的時代,人民的身體和精神都飽受沖擊,許三觀靠著賣血支撐自己和一家人的生活,他挺過了那個時期,但是自己的血都快被這一次次的時代重壓吸干了。

        二.悲劇人物的塑造

        《許三觀賣血記》里面的時代背景離今天也不十分遙遠,故事大致發生在從新中國成立到文化大革命之后的這段歷史時期,這個時間段內包含太多不理性的時期,書中所有的悲劇人物的出場和命運走向也都深受這些不理性的因素影響。

        1. 悲劇的眾生群像。

        書中開篇以一段荒誕到引人發笑的爺孫對話開始,當爺爺不停叫錯許三觀,稱其為“兒”時,人物身份的失落就側面表現出來了,同時側面表現了許三觀上一代人的生活悲劇,爺爺孤苦,整個家族乃至整個村子都熱衷于賣血,一個愚昧到可憐的眾生群像就得以顯現。

        這本書里從頭至尾貫穿著悲劇人物形象,除了小說開頭提到的許三觀生活的村莊祖祖輩輩以賣血為生的悲劇以外,還有那里的婚嫁標準,大家認為去賣血的男子就是身體健康,值得許配的人選,這些標準看似荒誕,但是從根本上體現的還是人物生存環境的悲劇,正式這些人無知和環境的悲涼,才促使許三觀這個悲劇人物踏上自己的賣血之路。

        2. 悲劇的賣血“引路人”。

        根龍和阿方則是直接推動許三觀賣血的引路人,他們也是小說中不折不扣的悲劇人物。他們賣血前教許三觀喝十碗水來使體內的血液“增多”,帶領許三多給城中醫院的李血頭送禮以打通賣血的道路,還有許三觀在賣血后最愛的黃酒和豬肝也是他們第一次帶他嘗試的。這兩個人雖然愚昧但卻心地善良,他們骨子里淳樸的品質促使他們將所有的“賣血經驗”毫不保留地分享給許三觀,但是愚昧的方法令人發笑。阿方和根龍最后都因為賣血年紀輕輕就去世了,這在顯示他們悲劇人生的同時,也預示了許三觀的悲劇一生。

        3. 悲劇的妻子形象。

        許玉蘭在書中是許三觀的妻子,也是悲劇人物的代表之一,她年輕時被大家成為“油條西施”,因此她無疑曾是美麗的擁有者,但是她沒有把這份美麗保護下去。后來她與何小勇的私情敗露,成了她和許三觀之間永遠無法邁過的鴻溝。這個年輕時候犯下的錯誤,在許玉蘭后來的人生中買下了巨大的悲劇隱患,文革時期這個平常潑辣精明的女人被游街批斗,冠上“妓女”的稱號,而何小勇卻無緣無故被車撞死,一個家庭的破碎,一個受傷的靈魂,這兩個個體以及個體背后的家庭支柱都遭到嚴重打擊,這無疑又為讀者上演了一出悲劇人生。

        4. 悲劇人物塑造的意義。

        作者在作品中細膩描繪個體的生存環境和遇到的生活苦難,塑造了一個個經典的悲劇人物形象,這些小人物都與許三觀一樣渺小也無助。在那個年代,在那個生活背景下,許三觀們要拼命才能生存下去,更不要談幸福生活,貧窮和被動伴隨著掙扎、承受,我們隔著書本都能體會到生活的痛楚,心中也不免跟作者一樣,對這些生活底層的人民產生深深的同情之感。

        許三觀們也有自己的個體價值,他們雖然無法真正把握或對抗現實生活、無依無靠,個體意識被時代摧殘直至瓦解,但是從生命本質來看,他們是社會的一員,是努力生活的每個人的縮影,他們為生存做的掙扎正是對人類尊嚴的最好體現。

        悲劇人物的塑造已經成為余華作品中最為突出的悲劇特征,作者想通過對悲劇主人公人生價值的毀滅來更深層次地展現一個作家對人性的拷問和對人民大眾的關懷。

        三.敘事手法的悲劇性

        在這部小說中,最明顯的悲劇特征還體現在重復的敘述手法和模式中。余華的小說一直保有這種敘事特點,就是類似的悲劇事件不斷重復,最終指向悲劇歸宿,小說里塑造的所有人物都被迫卷入一個不可回頭的人生逆境中,不斷重復循環。

        1. 重復敘事的手法。

        重復敘事是小說的重要敘事手段和表達手段之一,主要就是通過不斷重復一個詞、一句話或一個情節來達到某種表達效果的寫作手法。從讀者的閱讀體驗出發,傳統來說,重復的表現手法能夠充分打造理想的藝術氣氛,從細小的地方著手渲染,從大處的時間或者場景營造大環境,圍繞著一個情節或者想要表達的主題,不斷復制在同一個文本當中,使之不斷重復一小一大,一靜一動,最終達到最理想化的表達效果。

        2. 重復敘事手法在《許三觀賣血記》中的體現。

        小說采用重復的敘事手法向讀者展現了許三觀坎坷悲苦的一生,“苦難”貫穿許三觀生活的始終,這也是余華在這部小說中努力表達的主題,這一主題在不斷的動態重復中逐漸升華,作者讓敘事更具現實意味,而不是單純的機械重復,F實意味在于許三觀的一次次賣血經歷,都與當時他的處境有關,不同歷史時期的苦難有不同的特點,許三觀的賣血理由和出發點也各不相同,比如為了“大躍進”時期填飽一家人的肚子賣血,為了兒子找到好工作賣血、為了給孩子治病賣血等等,賣血的節奏越發加快,小說的敘事節奏和旋律也越來越快,唯一不變的是伴隨許三觀的苦難和不幸。小說的整個敘事手法樸素細膩,正是這樣的簡單展現最能直接觸及讀者大眾的內心,產生共鳴,在感受小說中人物苦難的同時為人類生存中經歷的種種艱難而同情,為每個人為了更好的生活做的艱苦努力而感動,更為認真堅強生活且從未放棄的自己而自豪。

        四.結束語

        通篇我們都在分析余華在這本書里所表現的悲劇特征,但是實際上這里面飽含作者對大眾疾苦的慈悲和關懷,且一本好的敘事作品中,必然包含一些超越具體文字的東西,那就是這個作家對整個世界、對人類發展歷程、對人生和藝術的獨特見解,他感性的內心和豐富的情感在整本書中體現的淋漓盡致。余華創造了許三觀這個人物形象,并寫出了他悲劇的一生,但同時也有艱難求生存下的點點溫情,比如許三觀能夠從一次次的賣血教訓中挺過來,有心疼他的妻子,還有他最愛的黃酒和爆炒豬肝,他一生也沒有在外樹敵等等,這些溫情就是我們每個人經歷生活苦難的時候的最大支撐力,讓每個讀者都深深地領悟到一個道理,生活不易,可以痛苦,但是絕不能絕望。

        參考文獻

        [1]余華.《許三觀賣血記》[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2004年版
        [2]陳思和.碎片中的世界和碎片中的歷史[A].中國當代文學關鍵詞十講[C].上海:復旦文學出版社,2002

      關聯標簽: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宝马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