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印度文化在奈保爾后殖民書寫中的體現

      印度文化在奈保爾后殖民書寫中的體現

      時間:2018-02-03作者:學位論文網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印度文化在奈保爾后殖民書寫中的體現的文章,摘要:祖籍印度并曾在特立尼達的印度社區成長的奈保爾, 印度文化構成他三重文化身份之一, 也成為他后殖民書寫的豐富文化資源
        摘要:祖籍印度并曾在特立尼達的印度社區成長的奈保爾, 印度文化構成他三重文化身份之一, 也成為他后殖民書寫的豐富文化資源和核心元素。作為一個文化心理上的尋根者以及西方意識形態下不完全的印度文化他者, 想象與現實中的印度之間的鴻溝無法彌合, 使他后殖民文本中印度元素得以彰顯, 構成灰色、糾結而復雜的印度文本或副文本。
        
        關鍵詞:后殖民; 文化身份; 印度副文本;
        
        印度裔作家奈保爾與印度文化背景淵源很深, 他的一些小說、游記帶有不同程度的印度文化元素。從文化構成看, 奈保爾兼具西印度加勒比文化、印度文化和英國文化多重身份。研究前殖民地英語文學的知名學者布魯斯·金認為, 英國后殖民作家奈保爾的小說里常存在一個印度副文本, 很少有作家像奈保爾那樣, 在自己的創作中帶有如此濃厚的族群命運意識和個人自傳色彩。
        
        一、印度文化的包圍與熏染
        
        無論從血統、種族還是文化角度看, 奈保爾都帶有濃厚的印度文化烙印。1880年, 奈保爾的祖父從印度漂洋過海來到了西印度特立尼達島當契約勞工, 他們曾經想方設法在特立尼達島重建“農民的印度”.奈保爾的童年時代就生活在相當濃厚的印度文化氛圍之中并深受影響, 這種影響不是正規的教育, 而是主要體現在奈保爾在日常生活中的耳濡目染, 日復一日的熏陶, 如聽有關印度的傳說和故事、印度教儀式、印度歌、印地語、接觸印度式器物和宗教信仰、種姓制度、印度梵學家等。
        
        奈保爾的印度情結源自童年時期印度文化的浸染, 以及由此產生的種族歸屬感。奈保爾曾談到童年看鎮民在鄉下甘蔗田里表演《羅姆利拉》的露天歷史劇的情景, 戲后焚燒魔王模擬像把演出推向高潮!读_姆利拉》源于印度史詩《羅摩衍那》, 人們經常討論這首史詩中的人物和動機:它就像是對我們所遇人的一種道德教育一樣。周圍的所有人都至少知道一點故事的情節;有的人甚至背得出其中的詩句。奈保爾認為沒有必要去學習它, 因為他對這個故事已經非常熟悉了!读_摩衍那》是印度古代兩大史詩之一, 它在印度家喻戶曉, 婦孺皆知, 在印度文學史上占有崇高的地位, 被印度稱為“最初的詩”.今天, 正統的印度教徒認為《羅摩衍那》是不可侵犯的圣典, 并把它看作是解決宗教、哲學和道德等問題爭論的指南, 還對印度人民的宗教信仰有巨大影響。特立尼達的印度移民后裔遠在異國他鄉, 人們根據記憶來表演《羅姆利拉》, 這是對故國文化的活生生的重現和記憶上的強化, 同時也是印度傳統文化傳統代際傳承和延續的忠實實踐。奈保爾曾描述幼年時的感受, “我住在一個移植過來的印度中, 這個印度正是在因為我們殖民地生活的各種不足而被沖走, 但當時仍然感覺是完整的, 這也給我一種感覺基礎以及文化知識, 在這點上, 就連在我之后出生的人都不具備。我終生都擁有這種感覺基礎。我想這樣說并不為錯:一開始, 生活在這個非同尋常的印度, 我看到了別的種族的人, 但同時我有沒有看到。這讓我易于接受我父親所寫的, 關于自成一體的本地印度人生活和印度禮拜儀式之療效的短篇小說, 我不僅易于接受這些短篇, 而且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我目睹了這些短篇的創作過程, 并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跟粗糙的鄉間版《羅姆利拉》--根據史詩《羅摩衍那》改編的露天劇--一起, 屬于我最早的文學經歷。”[1]
        
        奈保爾的印度世界不僅來自他的童年記憶, 也來自他父親短篇小說中構筑的印度世界。奈保爾的父親告訴兒子:“我正考慮寫一本書--我的《特立尼達日記》--風格類似于《印度人假日》……我打算在書中用或長或短的篇幅描述印度人或黑人的典型生活:所有關于《馬哈比爾·斯瓦米·普加斯》和《蘇拉耶·普蘭》 (二者均為印度教的經典讀物--筆者注) 的祈禱詩篇以及提拉克斯 (印度人涂在額頭上的紅色圓點, 這里指一種印度訂婚儀式--筆者注) 和婚禮等相關主題。”[2]“從小, 我的一部分時間就是生活在這個‘印度'.我對真正的印度一無所知, 對祖輩們曾經生活過的印度的認識僅限于他們在特立尼達島重建的那個’印度‘.”[3]奈保爾在《畢司沃斯先生的房子》里描述了正在解體的印度教大家庭生活以及來源于印度的宗教儀式和民俗習慣, 如畢司沃斯先生屬于婆羅門種姓, 因此就有了成為婆羅門學者的先決條件, 他拜師婆羅門杰拉姆為師傅, 幫助他主持羅摩衍那的宗教儀式, 平日吟唱經文;圖爾斯家族在哈奴曼大宅也舉行一些印度式的宗教儀式;祝福房子的儀式;在親友結婚、大家庭團聚時也體現出特有的民俗習慣;在小說中化身阿南德的奈保爾?吹礁鞣N宗教儀式的舉行。
        
        正是這種跟印度教文化的接觸, 培養了奈保爾身上濃厚的印度教氣質。盡管奈保爾說:“我聽不懂印度教祭奠使用的語言, 從沒有人向我解釋儀式和禱詞的意蘊。……由于這個緣故, 生長在正統印度教家庭的我, 對印度教幾乎一無所知。盡管如此, 我畢竟受過印度教的熏陶。……搜索自己的內心, 我只找到印度教對我的三種影響:人類的差異性, 模糊的種族階級意識, 以及對一切不潔食物的排斥。”[4]美國作家保羅曾經是奈保爾的摯友, 他在關于奈保爾的回憶著作中寫到, 奈保爾恪守著印度人在食物、起居方面的生活習慣, 甚至更苛刻。例如, 在紐約參加一場晚宴, 素食主義者的奈保爾因為桌上的蔬菜被別人用接觸過葷菜的餐具碰過, 就拒絕食用, 他只顧啜著他的酒, 聲稱“那些蔬菜已經被玷污了”;此外, 在倫敦的餐宴上, 主人特別幫他準備了額外的蔬菜, 但他聲明沒有看到為他準備的菜, 那些是別人的菜;日常生活中, 連粉刷工坐了他的床他都認為是種玷污。奈保爾初次離開特立尼達到倫敦的旅途還帶上自備的香蕉, 還有人送他烤雞, 以避免食用飛機上不潔凈的食物, “我們家人是農民, 印度人, 印度教徒, 擔心我的食物被污染, 這是一種保持印度教習慣的努力……”[5]不僅如此, 奈保爾對印度文化也頗有研究, 他從思想上意識到自己作為一個印度人和印度的文化遺產, 他通曉印度的歷史和文學, 從印度古代的兩大史詩《羅摩衍那》和《摩訶婆羅多》到印度現代的諸多頗有成就的小說家的作品都頗有心得, 父子倆談論印度作家納拉衍的代表作《薩姆帕斯先生》、安納德的詩歌, 奈保爾的父親鼓勵兒子拜訪當時在牛津任教的東方宗教學教授、后任印度總統的拉達克里希南, 并諄諄教導兒子如何跟這位大人物交談。保羅也在書中提到:“他對印度藝術的素養可比專家, 不論任何時期, 從蒙兀而以降到東印度公司, 一直到殖民期間最后幾年都了如指掌。他的收藏繁浩龐大。”[6]1952年11月份奈保爾曾寫信給他要離開印度的姐姐卡拉姆, 請她幫購下列東西:“1.甘地自傳 (只在印度有售) :《探尋真理之路》。2.一些印度銅器;如果可能, 最后是些工藝品。也許你能買到希瓦·納塔拉揚的銅像--跳舞的濕婆?3.文筆出色, 可讀性強, 權威而詳實的印度歷史書籍 (這樣的東西存在么?) ;以及英譯本的印度史詩和戲劇作品。”[7]奈保爾對母國印度念念不忘的背后, 隱藏著一個漂泊的人對自身文化之根的追尋。
        
        奈保爾的父親在西班牙港獲得了《衛報》記者的職位, 把一家人從鄉間接到特立尼達首府西班牙港, 盡管兩地距離很近, 但對于奈保爾來說仿佛從一個充滿印度風味的鄉村世界突然置身于種族混雜的城市生活中。維系他和特立尼達印度世界的紐帶被扯斷了, 那個世界成為他記憶中的文化幻象和符碼。
        
        二、后殖民文本中的印度元素及奈保爾印度觀的衍變
        
        根深蒂固的種族歸屬感、文化濡染使奈保爾雖然從未在印度本土生活過, 但從特立尼達印度大家庭日常生活習俗和宗教信仰、從他父親寫的一些小說中, 奈保爾切實在想象的世界里感受著那個遙遠的故國, 始終給予印度特別的關注和青睞。同時, 印度元素也成為他文學書寫的一種熟悉可控文化資源和知識儲備, 不斷在他的后殖民書寫中作為顯性因素呈現。
        
        被評論界成為西印度移民史詩的杰作《畢司沃斯先生的房子》 (1961) 是奈保爾以印度文化為底本的最完美的小說。如果說奈保爾其他作品中, 印度是作為副文本出現, 那么, 這部作品就是對印度移民的族群生活圖景的正面、全方位、史詩般的書寫和呈現。這部頗具分量和聲譽的作品以奈保爾的父親畢司沃斯先生為原型, 充斥著大量的印度元素, 如印度移民、婆羅門種姓、印度生活、婚嫁習俗、宗教生活、婆羅門學者等, 作為主場景的大宅院也以自印度史詩中的神猴“哈奴曼”命名。有研究者在采訪奈保爾時提出, 這部作品不僅是關于奈保爾父親的故事, 而且也是奈保爾作為一個作家的自我創作的故事, 奈保爾認為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觀點, 對此表示認同。奈保爾的這部作品是他父親作為印度移民的個人的奮斗史、印度移民族群史、奈保爾的早年生活史和個人自我創造史。此外, 《河灣》《自由的國度》《埃爾維拉的選舉權》《半生》《魔種》等分別涉及印度身份、生活習俗、革命或印度文化等元素, 甚至成為顯在的印度副文本。
        
        1962年, 三十而立的奈保爾計劃已久的印度之旅終于成行。此前, 印度僅是存在于他想象中的文化符碼和幻象, 此行使他得以跨越時空與脫離英國獨立了15個年頭左右的印度零距離接觸, 也開始了他以后與印度復雜的情感和文化糾葛。1962年的還鄉之旅, 奈保爾游歷了印度的孟買、德里、查謨、穆拉達巴德、勒克緇、海得拉巴、馬德拉斯、加爾各答、貝拿勒斯等;在諸多友人接力賽般的幫助下, 奈保爾逛印度集市、游覽名勝古跡、探訪祖先居住的村莊、搜集相關資料、打獵、接觸到一些印度行政官員并了解行政運行情況、與印度政界高層接觸、認識印度文藝界知名人士等。歷時九個多月的考察, 奈保爾在印度詳盡走了一圈。這里面有幾點是可探究的:其一, 從心理角度看, 奈保爾的幾次長時間的故國旅行實質上帶有尋根之旅的成分, 他想從中追尋他的祖父生活的地方、了解他的大家族的過去, 似乎要為自己漂泊的人生尋找精神之根和皈依。這在他在探訪外祖父所在的村莊時, 他給予了稍有的溢美之詞和帶有主觀色彩的描繪可以窺見一斑。1977年查爾斯·惠勒對奈保爾的訪談中, 奈保爾認為自己是祖先的后代, 印度是自己的國家之一。[8]其二, 他對祖先國度的態度多年前就已形成, 牛津時代的他給在印度讀書的姐姐的信中就認為印度人是沒有效率、詭計多端的可惡者, 印度是可憐的國家。保羅也在書中透露, 奈保爾說印度人不讀書, “假如, 他們還真讀了點什么, 也是為了神秘幻術而讀。他們讀圣詩--智能之書, 對他們有好處的書。”[9]所以初訪時并沒有多少好感和樂觀情緒, 而是持以挑剔者的心態。這種狀況在后來才逐漸變得寬容、和解。其三, 奈保爾作為局內人兼局外人的身份審視印度, 無形中以西方文化和心態為參照系和標桿。因此, 雖然偶爾會泛起對印度的懷念, 但奈保爾第一次訪印的感觸依然是“印度依然是我的童年之地, 一片暗黑的國度……我從印度認識到自己的分離, 并且滿足于做個殖民地人, 沒有過去, 沒有祖先。”[10]這種論調偏執且不成熟, 而奈保爾追尋祖先過去的行動在后拉床二十多年中并沒有在停止。此后, 奈保爾多次前往印度探訪, 并以游記的形式完成了三部享有盛譽的關于印度的游記:《幽暗國度》 (1964) 、《印度:受傷的文明》 (1977) 、《印度:百萬叛變的今天》 (1990) .
        
        奈保爾的游記掀起了波瀾。他采用一貫秉持的所謂傳達真實、直言陳弊的原則, 用紀實的筆法以及對準確性的執著, 對印度的現狀和歷史進行深入分析解剖, 言辭犀利毫不留情面, 對印度人生活中的陋習、思想上的保守停滯等直言批判, 提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奈保爾作品的印度分銷商拒絕該書的經銷, 只能偷運到印度國內, 這些“聲名狼藉”的書在印度還遭遇查禁。它們如芒刺在背刺激著印度人的神經, 激怒的同時也迷倒了不少讀者, 但清醒者卻對作品的客觀性持有深刻的認同感, 甚至影響了印度作家的觀念。因而, 在某種程度上, 它們具有振聾發聵的作用, 畢竟揭露瘡疤與祛除積弊的努力是一種巨大的挑戰。面對詰難和指責, 奈保爾也用更加犀利決絕的話語回敬。
        
        事實上, 奈保爾對印度的情感復雜而多面, 雖然他的印度游記文筆苛刻犀利, 但就文字背后的心態和動機而言, 其中又不乏關懷的溫情和行動, 就第一本關于印度的游記, “我將這本書視為自己最佳作品:這是出于痛苦和關心而寫的一本書, 不只關于印度, 更多則是關于你我這樣的人。”[11]1964年, 當印度在英國因種族偏見遭受抵制和歧視時, 奈保爾一反常態地就種族關系發表了態度明確的公開聲明, 贊同一種強有力的民族主義, 他的這種觀點在20世紀末期得到了很多印度人的贊同。1966年, 當印度人在民族主義興起的非洲遭受的掠奪和驅逐, 奈保爾不無憂慮地向印度高級官員公署寄去了相關材料以示警醒。此外, 奈保爾苛刻挑剔印度觀,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積淀有所發現和修正。上世紀90年代的訪談中, 奈保爾談到, 他感到或許真實的印度并不是他所想象的印度, 而是他們所體驗的印度。他談到自己的根在印度, 自己及對印度充滿同情和理解。他認為自己《暗黑的國度》不是攻擊印度, 不是敲打任何人, 它充滿了缺陷, 對印度藝術的評判也存在失誤;關于種姓的觀念受到了英國的支配, 并認為《印度:百萬叛變的今天》彰顯著對現代印度的發現, 同時懷著期望斷言, 失語的印度正在運用英國人給予的憲法在維護自己的權利。
        
        總之, 奈保爾的印度文化因子構成了奈保爾后殖民書寫中的核心元素和文化資源。他的西方的意識形態立場和文化上的尋根心理, 兼之以見微知著的洞察力、傳達真實的寫作原則、紀實筆法, 以及挑剔苛刻的人格氣質等, 賦予了奈保爾文化尋根者的身份和西方文化視角下的他者思維慣性, 共同拼接出奈保爾印度世界的復雜性、衍變性, 彰顯著文化身份和意識形態立場等對作家的深刻影響和支配。
        
        參考文獻
        
        [1]奈保爾。作家看人[M].孫仲旭, 譯。南京:南京大學出版, 2009:46.
        [2][7]奈保爾。奈保爾家書[M].北塔, 常文琪, 譯。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 2006:206, 239.
        [3][5]奈保爾。抵達之謎[M].鄒海侖, 等, 譯。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 2006:160, 115.
        [4]奈保爾。幽暗的國度:記憶與現實交錯的印度之旅[M].李永平, 譯。北京:三聯書店, 2003:14.
        [6][9][美]保羅·索魯。維迪亞爵士的影子[M].秦於理, 譯。重慶:重慶出版社, 2005:444, 401.
        [8]Feroza Jussawalla ed.Conversations with V.S.Naipaul[M].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1997:41.
        [10][11][英]弗倫奇著。世事如斯[M].周成林, 譯。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2:254, 281.
      關聯標簽: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宝马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