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分布、內涵及其演變

      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分布、內涵及其演變

      時間:2020-11-25作者:周惠新 劉俊 歐玉珠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分布、內涵及其演變的文章,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時,費孝通指出:“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鄉土文化以村落為研究對象,而社會變遷常是發生在舊有社會結構不能應付新環境的時候”。

        摘    要: 新時代,我國鄉村形態格局步入大演變大調整時期。采用田野調查、比較分析等研究方法,對新時代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文化內涵及變遷進行了相關性研究。研究得出:在從地緣格局分析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基本格局的基礎上,指出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文化內涵體現在參差錯落的地域性、和而不同的民族性、剛健有為的尚武性等三個方面。走進新時代,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在從雜散居到城鄉一體的地域空間變遷過程中將把握鄉村振興的主動權;從族群傳承到校園普及的社會空間變遷進程中將成為堅定文化自信的主心骨;從技擊武術到健康武術的歷史空間變遷潮流中將唱響健康中國的主旋律。

        關鍵詞: 武陵山片區; 村落武術; 變遷;

        Abstract: In the new era, the rural pattern of China has entered a period of great adjustment. The study of the culture and vicissitude of the martial arts in wuling mountain area in the new era was carried out by means of field investigation and other research methods.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basic pattern of the martial arts in wuling mountain area, it is points out that the cultural connotation of martial arts in wuling mountain area is reflected in three aspects, namely, the different nationality, the region of the difference, and the just built for the warrior. In the new era, the village martial arts in wuling mountain area will seize the initiative of revitalizing the countryside in the process of spatial change from miscellaneous to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the process of social space transition from ethnic group to campus popularization, it will become the backbone of firm cultural confidence. From the martial arts to the healthy martial arts historical space change trend will sing the healthy Chinese theme.

        Keyword: Wuling mountain area; Village martial arts; Change;

        德國詩人海涅指出:“每一個時代都有它的重大課題,解決了它,就把人類社會向前推進了一步”。[1]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時,費孝通指出:“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鄉土文化以村落為研究對象,而社會變遷常是發生在舊有社會結構不能應付新環境的時候”。[2]因此,新時代的到來,是促進社會變遷的的新動力,標志著政治、經濟、文化理論的進一步出臺,所以在我國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實施下,武陵山片區脫貧現已成為精準扶貧的最后一公里。在新時代使命召喚下,通過探索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在歷史傳承發展中變遷的現象與其背后機制,找尋以村落武術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如何在變遷后的地域空間、社會空間、歷史空間等新環境中為武陵山片區人民美好生活服務,如何為片區鄉村振興尋找到新的定位方向,增添文化自信,進而為全民健康增添新動力,為健康中國輸入新活力,煥發新時代的風采,是在新時代中我國以村落武術為代表的優秀傳統文化的責任和使命之一。

        1、 地緣格局: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分布特征

        在中國的土地上,有一座綿延了渝鄂湘黔四省市,盤踞湖北、湖南、重慶、貴州四省市的交界地帶,武陵山脈覆蓋的地區稱武陵山區,現在也習慣稱武陵山片區。根據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規劃:武陵山片區涉及湖北、湖南、重慶、貴州四省市的11個地(市、州)、71個縣(區、市),集革命老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于一體,是跨省交界面積大、少數民族聚集多、貧困人口分布廣的連片特困地區。以前在武陵山片區滿眼所見的是山連著山,山套著山,山銜著山,山抱著山,對外界的無知,對未知的迷惑,對前途的迷茫都是一代又一代武陵人所面臨的問題,他們擁有獨特的財富卻無法滿足自身的生活所需,但是精神世界卻異常豐富,獨特的武術文化深深的烙印在他們的血液中,是無法割舍與斷絕的一種傳承,F在,武陵人已經走出“有武陵人捕魚為業”的桃花園式夢想生活的禁錮,社會空間在發生著歷史性的變革,這塊土地正在成為中華大地腹心地帶的一顆倍受關注的璀璨明珠。獨特的民族文化和鮮明的民族精神給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積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蘊,為片區村落武術百家爭鳴之象奠定了前提條件。 從地區分布來看,湖南省內有梅山武術(新化、安化縣)、苗族武術(花垣、松桃縣)、土家族武術(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大成拳(武岡市)、十二路技子拳(新寧、城步縣)、巖鷹拳(新寧縣)、土家拳(龍山、桑植縣等)、八合拳(古丈縣)、岳門拳(石門、慈利縣)、螺旋拳(漣源市)、侗族武術(新晃、芷江、通道縣)以及自然門(茲利縣),湖北省的板凳拳(咸豐、五峰縣)和大雁氣功(秭歸、長陽縣),重慶市的向式武術(黔江區)以及貴州省的黑虎拳(玉屏、萬山、松桃縣)。從區域影響來看,湖南省村落武術中最具有影響力是梅山武術,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還有苗族武術、大成拳、鬼谷神功屬于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除此之外,湖北省的板凳拳和重慶市的向式武術也都是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當地都具有較強的影響力。由此可見,不管地區分布還是區域影響中,湖南省都是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文化的聚集地,是歷史傳承、時代變遷的產物,是集聚不同時期傳統文化遺留下來的寶貴資源。鑒于此,在新時代使命召喚下,需要從不同的點、線、面去發展、去留存這些寶貴的資源。
       

      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分布、內涵及其演變
       

        2、 鄉土本色: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文化內涵

        中國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與魂,獨特的精神標識與精神血脈,更是人民的精神家園。文化人類學家愛德華·泰勒指出:“文化或文明,就其廣泛的民族學意義上說,是包括全部的知識、信仰、藝術、道德、法律、風俗以及作為社會成員的人所掌握和接受的任何其他的才能與習慣的復合體[4]。在新時代,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文化內涵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2.1、 參差錯落的地域性

        地域性是指民族人口學特征受到環境的影響,造成空間上出現的分異和趨同現象,最后這兩種現象表現出來的性質就是地域性。分異性的特質是生活在不同地域的同一民族,人口學特征不盡相同;而生活在同一地域的不同民族,人口學特征相互趨近,就是趨同性的特質。武陵山片區得地形主要是以沉積巖、灰巖、泥巖、石英砂巖為主,但后受地表流水切割及物理、生物風化等多種自然因素影響,形成了以峽谷、方山、石峰、石柱等組成的多種奇妙地形地貌。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也因這種獨特的山地地形而凸顯出了鮮明的地域性以及諸多共性。如湘西苗族武術擅長用“十”字手法,而“十”字手法俗稱跳“四方”,除此之外,湘西苗族武術在技擊方法上與中原武術也有著區別,中原武術技擊法多數是動作跨度極大的,竄蹦跳躍、大開大合,湘西苗族武術則通常是用“七”字步,“七”字步又叫趕步,進退時踩“品”字形,套路以“四門”為主。湘西苗族武術的特點是與苗族的地勢凹凸不平,道路曲折坎何有關的。當然,又如特色漁獵文化的代表之一新化梅山武術,因其特殊的地形地勢,新化的梅山武術也表達這片土地獨特的地域性,由于依山傍水,新化梅山武術中許多武器的前身就是勞作和日常生活中的工具,其中梅山武術的獨家兵器“耙”和“叉”,就是梅山祖先狩獵捕魚使用的工具,獨家雙兵器“鐵尺”也是從這類狩獵工具發展演變而來,并且梅山先輩還把在生活中所處可見的煙筒、板凳、扁擔等簡易的生產生活工具演練成可隨手取而用之的兵器套路。梅山武術的這一特點與當時新化人所居住的環境有著緊密相連的關系。據地方志記載:梅山由于地處山區,且較為偏僻,交通極為封閉,所以梅山地區素有“廣谷深淵,高巖峻壁,繩橋棧道,猿猙上下”之稱。因此,片區村落武術由于長期受地形地貌影響,一方面形成了片區村落武術拳種在武術套路動作演練過程中呈現出的“動作幅度變化小,出手迅速而精準”的這一共同特點;另一方面,在特性上片區不同村落武術拳種都帶有濃厚的地緣特征,突出了村落武術在受地域、文化等因素下造成的不同差異。

        2.2、 和而不同的民族性

        民族性是一個民族區別于其他民族各種行為方式、思維方式、情感和風俗習慣,并且擁有共同地域起源的人群的一種社會特質。這種民族性的社會特質更是連接各民族心靈的精神紐帶,促進民族生存交流的活力源泉,是各民族應對社會變遷的重要的支柱,是推動各民族發展的精神動力。武陵山片區各民族扎根在同一片土壤,仰望著同一片天空,同根同源,在社會環境大體相同的這樣一個外部條件來說,武陵山片區在民族情結、民族風俗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互通性。文化強則民族強,獨特的民族文化就是民族性的主要表現,而文化危機是民族性的根本危機。要判斷一種文化是否具有民族性,需要根據以下兩點;一是文化的主體是否產生于本民族并且是否在本民族內部土生土長長期流傳的;二是這種文化的形態作為民族文化的分支是否具有其民族的某些特性。從起源上看,武陵山片區中的苗族、土家族、侗族等民族的武術拳械大多數都是產生在本民族并在本民族流傳使用,更是在其民族文化源泉中產生并進一步發展起來的。例如;土家族的煙斗桿子、八角拐,苗族的鉤刀、連枷刀、苗刀以及侗族的鐵鏜、飛叉等這些稀有器械大都源于本民族的生活生產實踐,是本民族特有的武術拳械內容。其次,民族武術文化與民族具有的服飾文化,飲食文化,婚喪文化等文化事業一樣都作為傳統文化的分支,擁有著本民族文化的多個特性。民族武術文化擁有的特性就是攜帶著民族文化的基因印跡,能夠很好的體現出其民族的文化基本內涵。又如;從民族的信仰層面來看,土家族人有著白虎信仰情結,把白虎樣貌作為圖騰,所以將白虎信仰傳播在其民族的各個文化領域中去。如在土家族的兵械上刻上虎性的紋飾或者圖案,借虎壯膽壯威;又如土家族的武術拳種習慣用“虎”來命名拳術和招式,做到拳術中武術與圖騰緊密相連的信念。由此可見,雖然武陵山片區不同派系的村落武術外顯方式不同,但其內在的文化是與中華民族精神文化緊密聯系、不可分割的,集中體現了中華遠古漁獵文化的相關特征,具有和而不同的民族性。

        2.3、 剛健有為的尚武性

        溫力教授指出: “尚武性實際上就是中國文化精神中剛健有為精神的一種表現,當這種精神表現為尚武性時,更加凸顯了崇尚勇武的特點。”在歷史傳承發展的今天,我們所提倡的尚武精神依然是中華優秀武術文化的核心,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應發揚光大的民族精神。自古以來,尚武精神都是與戰爭和武術相關的事情。學者洪春華和周文即認為:“只有戰爭和保衛耕地緊緊地、直接地聯系在一起時,才能最大限度地激發起民族的戰爭熱情和尚武精神。”在武陵山片區,湘西土家族以驍勇善戰,民風彪悍著稱,從將領到士兵,人人都要學習武藝,在保衛家園的歷史戰爭中,土家族人激發了悍不畏死的血性,鑄造了剛健有為的精神,推動了土家族武術的傳承和發展。在將士解甲歸田后,他們又把在軍隊里學習到的武藝在民間進行傳播,把剛健有為的民族精神作為一種武德深深的烙印在土家族武術中。武術是競技的、是帶有熱血激情的、是用汗水不斷積累的,湘西苗族武術最開始起源于狩獵,興起于戰爭,沒落于20世紀中后期,但是歷史的變更、時代的發展并沒有讓這種尚武精神消失在苗族的生活中,而是以一種民族精神在苗族的部落不斷傳承,所以在湘西苗寨中常?梢砸娙藗優榱颂岣吒穸、械斗的技能和技巧,尋找一些不同方法與形式來進行切磋,湘西一帶苗族稱之為“舞拳舞棍”。在苗區,“舞拳舞棍”經久為習俗,蔚然成風,不管男女老少,幾乎每人都懂得技擊的常識和幾手過硬的武功,把這種尚武精神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苗族習武者的血性中。因此,在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既是居民保衛家園的軍事手段的遺留,也是剛健有為尚武精神的體現。

        3 、新時代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變遷的三個維度

        習近平主席在2018年博鰲論壇上指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問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雖然我們已走過萬水千山,但仍需要不斷跋山涉水”。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變遷帶來了新的希望也帶來了重重困難。武陵山片區的發展離不開它本身具有的三個維度,地域空間、社會空間、歷史空間,只有從本源出發,才能發現武陵山片區發展契機與變遷的本質。

        3.1 、把握鄉村振興的主動權:從雜散居——城鄉一體的地域空間變遷

        武陵山片區在經受大自然的歷史演變過程中,形成了多種奇妙地形地貌,是影響了武陵山片區村落的發展格局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在歷史上武陵山片區也是多民族遷徙的走廊和“多元一體”民族格局分布的典型地區,在多民族的武陵山片區塑造出了片區村落獨特的雜散居分布格局。站在事物發展的客觀角度看,這是社會歷史變遷過程中的必然結果,不受社會行為和制度的影響。

        在新時代,鄉村變成了一個可以讓人大展身手的廣闊天地,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鄉村振興”政策的出臺日益凸顯出農村經濟的迅速復蘇與傳統村落文化不斷衰落的兩者間的矛盾,于是,傳統村落文化的發展與轉型便成為了城鎮化進程中不容忽視的問題。如今村落武術在不斷的遷移中正朝向多元化發展,融入多種新的文化元素,與當下“鄉村振興”戰略共生發展,更好的服務于廣大的人民群眾。除此之外,我國傳統文化多數來自于鄉村,獨具特色的鄉土氣息更是鄉村區別于城市的基本特征。鄉村文化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它來自群眾,也貼近群眾,在民族文化傳承和發展中更是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村落武術文化是武陵山片區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之一,它既是一種傳承也是一種藝術。每個地區都有著自己獨特的鄉村文化魅力,實施以村落為單位的發展機制,充分挖掘鄉村特色文化,同時借助鄉村獨特的文化魅力來發展旅游產業,達到繼承和發揚鄉村文化的目的,這是新時代傳統文化發展的途徑之一。鄉村旅游是鄉村建設的特色產業,鄉村旅游以鄉土文化為根本,以人為主體,留住鄉愁,發揚“鄉村美”,引導城鎮人民到農村看綠水青山。在發展文化特色產業中,湖南省鳳凰縣苗族武術發展最具代表性,“上刀山下火海”深深的映入觀眾的腦海。在推動特色鄉村旅游事業的發展同時也向其他各地人們傳遞苗族民風民情,體驗當地傳統文化,同時吸引社會資本的投入,帶動城鄉資本的流動,進一步實現鄉村經濟文化層面的共同繁榮,促進當地政府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推動當地經濟文化繁榮昌盛,對促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

        綜上,從單一的雜散居分布格局發展為具有多元性的城鄉一體化居住模式的發展過程,既體現了地域空間聯系的不斷變化之勢,也標志著城鄉一體化已經初步建設完成,更是把握振興鄉村主動權的過程。

        3.2 、堅定文化自信的主心骨:從族群傳承——校園普及的社會空間變遷

        社會空間是一個復雜并且矛盾的地域,它是社會關系的載體,同時也是文化和生產關系進行再生產的產地。武陵山片區承載著優秀的傳統文化、蘊含著優秀的文化精神、寄宿著優秀的民族情結。該片區長期以來受文化教育事業的影響,形成一種以村落年長者為尊,思想禁錮封閉的一種領導模式。村落年輕人與年長者在新老交替形成了一種文化與思想的斷層現象。文化交流與傳播受到當地保守的傳統思想和偏僻的地理位置影響,其發展和傳播都是建立在以血緣關系為基礎的族群傳承之上。片區侗族村落武術的發展就受到了這種現象的影響,它的活動區域就是以血緣和地緣作為連接紐帶而圍成的聚落活動圈,形成了一種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進不來的十分閉塞的生存環境,縮小了該地區村落武術的發展空間,對村落武術文化的發展造成了嚴重阻礙。因此,新時代在堅定文化自信的基礎上,村落武術的弘揚與傳播在一定程度上必將推動文化教育事業的蓬勃發展。

        十九大報告指出,“建設教育強國和體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這意味著作為涵養民族文化的動力,教育和體育事業在全社會具有優先發展的位置,在精神上提升國民的文化自信的同時在健康上也要讓國民達到健康認同。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首先代表的是一種優秀的傳統文化,文化自信體現的是“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的底氣,體現的是“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的胸襟,所以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要從內在去打破傳統的束縛,在復雜且多變社會空間取得發展,首先解除禁錮的就是傳統思想的束縛,優秀村落武術掌握在少數傳承者手上,固守祖輩的規矩,不愿打破常規,久而久之,這種武術就慢慢消失在歷史的舞臺。鑒于此,重慶市黔江區向氏武術在如今擁有學徒、傳人上千的規模,歸其原因主要是在2011年向氏武術開始打破傳統的禁錮,打破“傳內不傳外、傳男不傳女”的傳統,解放了傳統武術的墨守成規,放寬了學員的招收限制,將姓氏、性別等方面的規則都逐一廢除。而這些規則的廢除代表著新時代武術的發展正逐漸社會化、大眾化和普及化,是順應時代潮流,響應國家發展需要的里程碑。其次村落武術的發展要積極響應國家發展的需要,習近平指出:“要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中華優秀民族傳統體育文化相結合,強調教育事業要從娃娃抓起、從學校抓起,通過傳統體育文化進教材、傳統體育項目進課堂等一系列措施,實現傳統體育文化精神進頭腦的最終目標,為體育強國的建設提供技術和思想保障”。這充分說明文化自信的價值導向正是民族傳統在當今時代的一種實踐訴求。積極響應教育部研究制訂的《完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指導綱要》,把大量優秀的片區傳統武術傳播到校園的同時,更應該把片區村落武術中優秀的文化帶到校園課堂中。在邵陽武岡市,技子拳成為了數千中小學生“武術操”的首選,首先,這離不開技子拳研究會會長曾令其的推波助瀾;其次,武術賽事的推廣與發展也是傳統村落武術走向大眾的有效途徑之一。在2018年8月份在湖南婁底舉辦的第二屆武術節上,技子拳傳承人的優秀表現也讓人們深深的記住了這種武術的魅力。從以血緣關系傳承的族群傳承發展到人人可以習武的校園普及過程,體現了社會空間聯系的不斷加強,也說明了我國教育事業的不斷完善。少年強,則國強。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包含了合作共贏的價值取向,體現了求真務實的實干精神,蘊含了和合寬容的處世原則,表達了自強不息的精神追求,而村落武術進入校園是提升我國文化自信的重要標志。

        3.3 、唱響全民健康的主旋律:從技擊武術——健康武術的歷史空間變遷

        歷史空間是一個極度現實的空間形態,不能被單純地當做是社會空間向前發展過程中所留下的軌跡,它與地域空間和社會空間構建了一道人類活動的框架。 在歷史長河的演變過程中,由于受地理環境、民族、民俗、宗教等各方面的影響,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起源于社會實踐,是廣大的人民群眾為了生存需要在長期的社會勞動生產中積累出來的,后受戰爭與土地資源的影響,人們將生產生活所領悟的一些技巧與技術如用棍棒、石頭等進行比劃、敲打,將狩獵時與動物相搏斗的一些動作通過這種方式呈現出來,經過長期的積累逐漸形成了一整套搏擊動作,后受戰爭影響逐漸演變成一種軍事手段,在戰士卸甲歸田后逐漸演變成最原始的村落武術。

        在“健康中國”這個大背景下,片區村落武術要以服務廣大人民群眾為主要目的,要把廣大人民群眾作為發展體育健康事業的主體,堅持以人為本的中心思想,把實現人的身心全面發展,增進人的健康福祉作為一切體育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因此,在健康中國的建設過程中,我們應以發展優秀體育運動項目、打造良好體育養生平臺、提升國民身心健康水平為追求目標。這既是民族傳統體育發展的基本訴求,又是社會大眾全面發展的需要,更是發展民族特色體育、建設體育強國的時代要求。武術是一種最理想、最有效的可以干預治療身體疾病的運動項目之一,在人體健康發展、培養健全人格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湖南省邵陽市就有一種養生功法大成拳,在通過與當地的醫院進行試點,通過武醫結合的模式,大大提高了當地習武群眾的體質健康。大成拳之所以取得如此成果,與其本身就具備內外兼修,固元壯本,強身健體的功能是分不開的。從保衛家園與應對戰爭的技擊武術發展到提高精神需求和預防亞健康疾病的健康武術,體現在歷史空間不斷演變的過程中,預防疾病與追求健康一直是片區村落武術的目標之一,也從側面體現了國家社會主要矛盾的轉變。而村落武術的不斷發展是推動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也是唱響健康中國主旋律的重要過程。

        4、 結 語

        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根植于中華傳統文化,作為中華民族傳統體育的典型代表,不曾分離也從未凋零,其現代化發展順應了我國傳統體育的發展規律,符合社會發展理念,與村落武術的創新型發展需求相契合,體現了片區村落武術在文化意識領域的時代特色。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豐富了人們的日常生活,滿足了國民的體育精神理念需求,做到了傳統與現代的完美融合,其在實現自身創新性發展的同時,也在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健康中國方案的完善、文化自信力的提升等方面發揮著巨大的推動作用,為社會現代化建設增添了發展動力。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J].中國經濟周刊,2017(42):68-96.
        [2] 費孝通.鄉土中國[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6.
        [3] 周惠新,楊志華,譚騰飛,等.武陵山片區村落武術的保護與傳承研究[J].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8,36(6):59-63.
        [4] 愛德華·泰勒.原始文化[M].連樹聲譯.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8.
        [5] 黃壽祺,張善文.周易譯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6] 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2.
        [7] 佟顯峰.文化生態學視野下民族傳統體育文化生態保護視域研究[J].哈爾濱體育學院學報,2019(5):61-64,69.
        [8] 戴志鵬,王崗.我國全民健身的工作格局變遷與政策體系演進[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51(11):5-13.
        [9] 張繼生,周惠新,譚騰飛.身體、情境、認知:武術教學的具身性及其哲學探索[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51(1):46-50.
        [10] 胡燕,陳晟,曹瑋,等.傳統村落的概念和文化內涵[J].城市發展研究,2014,21(1):10-13.
        [11] 王景新,支曉娟.中國鄉村振興及其地域空間重構——特色小鎮與美麗鄉村同建振興鄉村的案例、經驗及未來[J].南京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8(2):17-26.
        [12] 梁晨.“政府造社會”背景下社會空間的拓展與邊界重塑——以H區農村治理變化為例[J].學術論壇,2017(1):42-48.
        [13] 劉珩.城市厚度——關于歷史空間改造的思考和實踐[J].建筑學報,2016(12):9-15.
        [14] 余雷.中國社會主要矛盾變遷的內在邏輯研究[J].河南社會科學,2018,26(1):25-31.
        [15] 周大鳴,廖越.聚落與交通:“路學”視域下中國城鄉社會結構變遷[J].廣東社會科學,2018,28(1):179-191.
        [16] 張康之.基于人的活動的三重空間——馬克思人學理論中的自然空間、社會空間和歷史空間[J].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09,23(4):60-67.

      關聯標簽:
      聯系我們
      • 寫作QQ:3008635931
      • 發表QQ:3008635930
      • 服務電話:13701839868
      • 售后電話:18930493766
      • 郵箱:shlunwen@163.com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宝马棋牌